正南方网 > 旧事 > 悦读 > 注释

诗情荡漾的小品

作者:桑永海 责任编辑:何娟 2018-12-07 00:36:04 泉源: 文报告请示

     

《饮一杯唐诗咖啡》周颖著今世天下出书社(2018年9月版)

周颖和已故作家郝炜是当年“轻散文”的提倡者,相隔五年,周颖又一部散文集《饮一杯唐诗咖啡》出书了,他仍称之为“轻散文”。我读后,以为用“轻散文”这个说法有些昏黄,从该书文章的方式、言语气势派头和短小精良来看,在文体上还不如用人们比力认识的“小品”这个观点,更为贴切。

好比此中的《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几多》便是一篇精短小品,你看周颖是怎样在尺幅之间,波涛叠起、曲尽其妙的。他明显是盼望春天,但在此文一扫尾却说:“上了年龄了,对季候更替越来越敏感了,每当春天到临,我心中总会生出多少伤感。”为什么?他举了辛弃疾的名句为例,说那句“东风不染白髭须”,年老时读了非常不以为然,“可当我老了,再重温此句,难免泛出些酸酸的觉得。是啊!东风能染绿水,染绿山,染红杏花和桃花,染白梨花,可它不克不及染黑我斑白的头发,更不克不及染绿我过往的芳华。”但接下去,他立即换了一种暖和的笔调说:“即使云云,潜认识里,我照旧渴望春天早些到来,迟些拜别。我晓得,春天来了,暖洋洋的觉得便会纷至沓来……”你看,这才叫“欲扬先抑”,这伎俩用得不知不觉,情感的转换和流变又多么天然逼真。

此文的标题是孟浩然的名句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几多”,作者该当有个阐明和交接。于是末端处他说:“看着春天云云纠结地来,又云云急忙地走,我更明白孟浩然写《春晓》时的心境了。”这里,作者捉住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几多”这句人们熟得不克不及再熟的诗句,做了如许创新性的解读:“面临季候更替,墨客远比我难过,他恨不克不及把夜雨事后散落地上的花瓣悉心逐一数过。别怪他格式小,他拾起的不是花瓣,而是昔日的韶光。”周颖的小品不光承继了古文人“独抒性灵”的传统,还打上了21世纪当代人生存、眼界和性灵的烙印。

像这篇专写西南物候春夏秋冬天然征象的小品,在这本书中另有一些,好比《东风知别苦,不遣柳条青》《待到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》《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》等,都写得很新奇。固然,此书除了“性灵小品”,还包罗“乡愁小品”“亲情小品”“艺术小品”等,伎俩都形形色色,内在指向富厚多彩。

接待参加"99街"微信报料,微信民众号:nmg_99jee

旧事热线:0471-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音讯

声明:

一、凡注明泉源为"正南方网"的全部笔墨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步伐等作品,版权均属四川新闻正南方网或相干权益人专属全部或持有全部。 未经本网书面受权,不得举行统统情势的下载、转载或创建镜像。不然以侵权论,依法追查相干执法责任。

二、凡本网注明"泉源:XXX(非正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别的媒体,转载目标在于通报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附和其看法和对其真实性卖力。

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干版权单元或小我私家持有用证明速与本网接洽,以便发放稿费。

正南方网接洽方法:

德律风:0471-6635129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